松森

缥园

别丢掉
—林徽因

别丢掉,这一把过往的热情,现在流水似的,轻轻,在幽冷的山泉底,在黑夜,在松林,叹息似的渺茫,你仍要保持着那真。
一样是月明,一样是隔山灯火,满天的星,只使人不见,梦似的挂起,你问黑夜要回那一句话——你仍得相信,山谷中留着,有那回音。
@三月的飞鸟
嘿嘿😘

5.20 5.21

今天下午刚下过雨,空气中还弥漫着清新的草木味。
莱戈拉斯皱起眉头,他今晚着急着离开,倒是没有想到会下雨。
他正与他的中国朋友坐在茶楼里喝茶,风将窗户吹开了,窗帘飘了起来。
他的朋友,他说
“你听”
他只听到了风声,还有隐隐约约的雷声

还有隐藏的枪声。
“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
下一秒中国人的杯子就爆了,一颗子弹穿透陶瓷制的杯子,水从上方落下,落在了它的身上,但并未影响它的速度,后方传来尖锐的叫声,那位中国人伸手拦住了子弹。
那颗调皮的小家伙在他的手心上留下了一个精致的血洞。
他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很轻很脆,像极了花苞即将开放时的响声,幼嫩的芽努力顶开坚硬的土地的声音。以及子弹落到木制地板上的响声。
血顺着那双曾经杀过无数人的手流到地上。
“这么多无用的液体,偏偏是生命之源”
中国人笑着说,安静的看着他的伤口愈合,骨头重生,细胞与细胞的连接,猩红的血细胞混杂着水又流了起来,组织结构重生,最后皮肤细胞完成了它们的任务。
简直不能相信,他想,人美丽的外表下藏着如此令人作呕的东西,可它又复杂,极其珍贵。这东西是自然的馈赠,作为首生子的礼物,人类不能舍弃它们。
它让人类拥有智慧去创造新个体,让人们有胆量去破坏自然,让人们愚昧的去猜度宇宙。
他忍不住笑了起来,又从杯盘里重新拿了一个茶杯,准备给他的朋友再倒一杯茶。
一只手挡住了茶壶。
“怎么了?”
他抬头问。
他的朋友摇摇头
“茶一开的好喝,二开的就老了,刚刚它已经被煮开了。”
“我不太懂你们中国人喝茶的艺术”
他轻声说着。中国人忽抬起头看他。
“那你应该了解Thranduil喝茶的艺术”
他听了这句话身体紧绷。
“我们今晚行动,Legolas。”中国人垂下眼,接过他的茶壶倒了一杯茶,将茶横倒在桌面上,祭奠他们的同胞。他听说过这种古老的祭奠方式。
水珠弹起,散落,水雾从它身上浮起来,在桌面中间横渡。
隔着一层薄薄的雾气,对面人说的话缥缥渺渺,有种雾里隔音的感觉。
“国际上是觉不允许这种人造人的事情再次发生的,他们都得死。”
“没有为什么,国家不会管的。”
真令人伤心,他想
今天是5.20,他应该对Thranduil说一句“我爱你”的。
可惜今晚就是决战。

Thranduil不喜欢过于浓烈的花,但他喜欢过于浓烈的酒,喜欢过于浓烈的爱情,更喜欢他。
Thranduil创造了他,是他的父亲。
也是他的情人。
战争很快开始,Legolas却临时逃脱,他的朋友并没有拦他,因为他是一个麻烦。
Thranduil和他在实验室里做爱。
人类为什么要这样对你?
他问他
他的衣服被脱掉,露出他的身体。
因为他们嫉妒我,他们嫉妒我拥有你,拥有如同精灵般的你。所以他们得杀死我,把你夺走。
男人吻他,安抚他。
可是他们说你是神,他们信奉你。
他的眼睛浮上雾气,说话出奇坚定。
外面的枪声正在逐渐消失,那些特制的武器外壳已经爆裂,流出的液体相互交汇,产生新一轮的轰炸。警示声一遍又一遍不知疲倦的响起。实验室即将爆炸。
可是神今天休息,明天就要舍弃世界了,他要回家的。
他握住了男人的手。
我陪你回家,人类背弃了他们信仰的神,我不会背弃你。我爱你,我不会背弃你。
男人低低笑出声。
我没有设过让你爱上我的输入基因,Legolas,别因为我一个人舍弃你的同类,让他们遭受无妄之灾。神一定是做错了什么,人类才背弃他的。你们是神的首生子,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
他在他耳边说。
去毁掉你们的数据,你们是成功的实验体,不是人造人。
那你呢?
他问他。
我出去等你。
他看了男人几秒,忽然静静的笑起来,他站起来穿上衣服,说。
好。
他走了几步,听见男人说
我爱你。
似叹息。
脚步顿了一下,他终归没有回头。

You will never know how much I love you,also you don't know how much I hate you


在吗?

天气难得很好,王将手里的文卷放在书桌上,缓缓踱步到草坪上。
小王子咬着唇,一脸倔强地用手拉弓,可是他的力气还是太小,王用精灵引以为傲的视力看到小孩子白嫩的手上的关节处,已经被磨出了血痕。他笑了起来,轻轻走到他后面,俯身去调整小王子的姿势。
“Ada!”小王子惊了一下,扭头去看他的父亲,却只看到了铂金色的长发。“嘘……专心点,莱戈拉斯”王将手覆在他儿子的手上,轻轻拉开弓。
空气的震动,原子与分子的混合,呼吸被打乱。
“Ada好厉害,叶子以后也会像Ada一样的。”小王子睁大他那婴儿蓝还未散去的眼睛,“你会的,而且会比我更优秀,我的儿子”王抚了抚王子柔软的金发。

“你要去哪里?”小王子抓住王的衣服,看着他的父亲。
“只是出去一下,一会就回来了”王好笑的将小王子的爪子松开。
“不会离开我吗?”他不屈不挠的问。
“不会”王温和的看着他。
“那绿叶也不会”小王子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对着他父亲说。

那真是太好了,如果是那样的话。
王在半夜醒过来,梦中的景色似乎还在眼前。
如果你不会离开我的话,那真是太好了。
居室内一片昏暗。
昏暗. 昏暗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黑暗重置。

听到高潮时莫名想哭。
大概青春就是这样吧
青春是用来做梦的
现实是用来生活的

拿着包子,我忽然明白,原来有些东西,没有,就是没有,不行,就是不行……
拿着包子,我忽然想到,长大了到我面对这个硬邦邦、未必可以做梦未必那么好笑的世界的时候,我会怎么样呢?
                                                                 ——麦兜

礼物

同学们都很兴奋的在讨论母亲节送母亲什么,然而莱戈拉斯却看着窗户发呆,思考着今天晚上吃什么。
有什么礼物可送呢?
家里只有父亲和他两个人,等到父亲节给父亲送礼物还不错。

……

“妈妈”
“我爱你”

道歉声明

昨天晚上真的很晚啦
对于昨天我犯下的致命错误道个歉,都是爱着胡歌。
三字是手抖打错字,虽然说一和三是有区别的。
对于他到底是在英国,还是在美国这件事情。
我真的一直以为他是去了英国。
首先给胡歌道个歉。接下来就是给大家道歉了。

何时归?

第一次见到你是在看《仙剑奇侠传三》上,那时你还年轻,面容俊秀,怕是闺中女子心里的翩翩公子。
那是初次相见。
后来你出了车祸,在06年。
你哭了。
因为你的助理。
其实心真的很疼。
你是很坚强的人啊。
有人会反问,每个人都很坚强啊。他坚强不是很正常吗。
可是他是演员。
也许我说再多的话也没有用吧。
12年时在傍晚看《麦兜当当伴我心》
真的没有意识到麦兜成年时的配音是你啊,都是成年时候的配音了。
你最让我动容的,不是你有多少多少的成就,而是你从不把自己的努力夸大,你不去说自己当年经历了多少痛苦。
如今成熟的面容下是埋葬了什么呢。
你做着普通人做的事情。
坚持,坚持,坚持。
你去追自己的梦。
我的阅历不够多,不知道怎么说。
演员在大多数时间里,都是把自己笑着的一边脸暴露在镁光灯下,一边伤心,或是落寞的脸埋在阴影里。
反正人们要的是光鲜亮丽的皮囊,谁去看背后经历了什么呢。
中国的明星确实越来越好做,赚的钱也越来越多。几乎要比政府官员还有知名度。
难免会有人批评。
然而做什么事都不是容易的。
我所看到的你,向来都是坚忍的模样。
不做声。
微笑
低调
沉默之下是什么。
人情冷暖向来都被人们所知。
你选择在最红的时候出国,去实现你的梦想。
已经很不错了。
并不想把你夸的多么伟大,只想表达对你的敬意。
并不是对你的演员身份表达敬意,而是对你这个普通人,表达我的敬意。
因为有幸在这么多人中遇见了你,只是一眼,便难以忘记。
愿你前行的路上能遇到一人相陪。
愿你一生幸福。
今日为你高歌一曲。
今日为你祈祷。
今日……
旅者,
这一路太艰险,
愿你能坚持下去。
平安归来。

少将莱戈拉斯的日记【壹】【莱瑟】

扉页

       No man can serve two masters: for either he will hate the one, and love the other.Or else he will hold to the one, and despise the other.Ye cannot serve God and mammon.
                   
                                                                    Legolas
4.13.2006
我很开心。
我终于实现了我的梦想,来到了军队。
父亲在我离开时告诉我《马太福音》里面的那句话,我不太懂。
但我把它写到了扉页上。
父亲说没关系,我有很长时间去明白它是什么意思。
他给了我一个拥抱。
那个拥抱很暖和,我抬头看他,他的眼里有我看不清的东西。
您不必如此伤心的,父亲。
您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不是吗?
我勾住您的颈吻了您的嘴角,您没有拒绝。
愿您信奉的上帝保佑你,在我离开的日子里。

                                                                              A.
4.14.2006
唔……
军队里并不是那么好玩。
可是我还是很喜欢当军人。
他们在训练时会讨论我,全都是关于我的脸,或者身材。
瞧瞧这愚蠢的人类。
我应该去揍他们,不过这样闲的日子很快就会结束,后日就要正式训练了。
我可能不太适合军队,也许是因为……
它太规矩了。
                                                                               B.

……
……

5.23.2006
烦闷,枯燥。
我根本不会侍奉两个主人。
我的目标只有一个,为了人类。
                                                                                K.

……

10.1.2006
今天是中国一个很重要的节日。
我喜欢这个国家。
也许有一天,我也可以走出这里。
                                                                                L.

……

……

2006.
这个世界……
我是不要把我的目标改成只为了美国人民。
今日,
这一年,
不知道如何诉说。
中东即将面临战争。
二次分裂中东的计划……
没有人性的东西。
                                                                                H.

……
3.4.2009
父亲,上帝和玛门。
我该如何选择。
您从未告诉我,您的观点居然与我的相反。
为什么……
三年已经过去了,我的军衔也一直在升。托您的福,我这辈子都上升不到四星的军位了。
今天开照常会议时,我看到了您,您没有看我,一秒也没有。
原来如此。
我偷藏日记本的本事,真是遗传了您。

加里安也不理我。
上帝和玛门。
上帝选的是全人类,玛门选择的……
疯子
您明明知道我对您怀着什么样的感情。
您明明知道我们是什么关系。
               ·

瑟兰迪尔你这个疯子。
                                                                        Joker

……
……
5.18.2010
我碰到陶瑞尔,她成了一名战地记者。
听到她说她喜欢上了一名德国军人时,我的表现并没有很惊讶。
我告诉她我们作战是如何的艰难,又告诉她我曾经伤到了哪里。
她笑了。
我对我自己说莱戈拉斯你看看,你是一名军人,现在在劝别人不要爱上军人,这是多么讽刺的一件事。
然而我累了。
陶瑞尔永远都是那么美丽,还有足够的智谋与勇气,在我小的时候她就已经不同于常人了,父亲告诉我说她一定会走一条不同的路。

现在这个笑的一脸甜蜜与睿智的女人。
奥,我的朋友。
愿你此生幸福。
                                                                                 D

怀表.【调香师莱和珠宝设计师瑟】
chapter.2
深夜。

如何才能叙说黑暗中的涌动的情感。
要如何才能原谅他此时的愚蠢。

莱戈拉斯将杯子放在酒桌上,长发有些乱,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不是太好。
他已在这个小酒吧坐了半夜了,手机关机,工作也完全不顾,仿佛要溺死在陈酒中。
灯光很昏暗,有歌手用着低沉的嗓音唱着歌,空气中浮动着酒精的气味,坐在这个酒吧里的人都很安静,大多都是工作至很晚的人。
他缓缓地、缓缓地用双臂撑住头。金色的头发有些散落在木质的桌上,沾上了些许液体,闪着细碎的光。

低下头能闻到他配置的香水。
是瑟兰迪尔最喜欢的,也是他曾经配给他的,现在能配上这款香水的人已经消失了。
他吸了吸鼻子,紧闭着双眼。

曾在格拉斯的五月时,他带着瑟兰迪尔一起去参加那里的玫瑰节。
至今他还能记得瑟兰当时的笑容。
在马特洪峰150周年庆时,两人在灯光被燃起时,交换了一个吻。
圣诞节回到家里时,在半夜接到他电话时的心安与宁静……
还有在……

很多很多
多的他都数不清了。

如果那天他阻止瑟兰飞去俄罗斯,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为什么?
……
所有即将拥有的一切,在那一瞬间被夺走。
为什么?

天知道在那场事故发生后,当他看到新闻时是什么感觉。
2016.3.19
那个日子
他快恨死它了。
也恨死俄罗斯了。

“莱戈拉斯!”有声音从他旁边传来。
他露出眼睛,看向对方。
是陶瑞尔。
“你够了吗?我给你打了几次电话,为什么不接,你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吗?”陶瑞尔揪住他的后领,让莱戈拉斯被迫抬起头。“你以为你一个人坐在这里一直堕落,他就会回来找你?你能不能再清醒点!”她有些心痛的看着他呆滞的眼睛,声音近似低吼。
“奥”他眼睛动了一下,“无所谓”

台上已经换了一首歌曲,换成了纯音乐,不知道是哪一位客人,又好像是这个酒吧的老板。
他就坐在小舞台的中间,拉着小提琴。
琴声并非是平静的,细细听下去,便可察觉到平静之下暗涌的潮流。

无所谓

陶瑞尔感到眼眶有些酸涩,她闭了闭眼睛,把眼泪逼了回去。
你看
莱戈拉斯在心里说
你不是也哭了吗
明明都到了这个地步,再也挽不回了,为什么还要拼命忍着呢?

“总之你得先和我回去,我知道你去了那家店。”她再开口语气已经冷静下来,“你可以再回去,工作上完全不耽误。”她看着他的眼睛。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也许吧……

…………

莱戈拉斯最后是被陶瑞尔直接打昏带走的。

大本钟已经停止了它的工作,再也无人听到那来自河岸对方的钟声了。
而在莱戈拉斯床头上的那个怀表,时针准确的5点……

这个曾经称为“日不落帝国”的国家,已有日色从东方而出。
繁忙的一天就要来临了。
而在这个人的卧室里,还是一片祥和的景象。

晚安
Legolas. Thranduli.
With Best Withes.

重申:因为那个怀表只有时针会动,所以并不是很确切的5.00
2016.3.19迪拜飞往俄罗斯顿河河畔罗斯托夫的航班在罗斯托夫坠落,62人全部遇难.